首页 -> 炒外汇开户 -> 外汇交易信息

返回 消息人士曝猛料:特朗普团队秘密“通俄”18次!

据知情的前任和现任美国官员周四(5月18日)表示,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开始前的最后7个月,弗林和其他特朗普竞选顾问,与俄罗斯官员及一些同克里姆林宫有关联的人员,至少通过电话和电邮联系了18次。

三位前任和现任官员称,这些未被披露的联系中,有六次是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与特朗普竞选顾问之间的通话,其中包括特朗普的首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后被解职)。


四位现任美国官员称,11月8日大选过后,弗林和基斯利亚克之间的对话更加频繁,二者讨论了为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交流建立一个非正式渠道,从而可以绕开美国国家安全部门——双方都认为后者对改善美俄关系怀有敌意。

这些此前未被披露的互动情况,是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国会调查员正在审查的记录的一部分。他们正在调查俄罗斯是否干预美国总统大选,以及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之间的接触。


白宫1月起初否认了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团队与俄罗斯官员有任何接触。白宫与竞选顾问随后承认了基斯利亚克与特朗普顾问在竞选期间有四次会面。

披露此事的人士表示,他们目前未在评估的交流中发现有违规或竞选团队与俄罗斯共谋的证据。但事件的披露将增加特朗普及其助手的压力,他们要向FBI和国会提供2016年竞选期间及随后与俄方官员和与克里姆林宫有关系的人士交往的完整记录。


白宫未回应置评要求。弗林的律师未予置评。俄罗斯外交部官员对与特朗普团队接触一事不予置评,并让路透向特朗普政府询问此事。此外,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称 “我们对与本地中间人的日常接触不予置评”。

这18次通话和电子邮件交流发生在2016年4月到11月期间。美国情报机构1月得出结论,认为俄罗斯政府企图利用黑客行动影响美国大选结果,目的是让特朗普、而非前国务卿希拉里当选。


消息人士称,这些讨论涉及的问题包括,修复因制裁俄罗斯而受损的美俄经济关系,在叙利亚合作打击极端组织等。


美国司法部周三指派前联邦调查局局长穆勒(Robert Mueller)为特别检察官,调查俄罗斯介入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及可能与总统特朗普竞选阵营勾结的指控。



“这很罕见”

除了与基斯利亚克有关的六通电话,所披露的通联情况还包括,另外12次通话、电子邮件或简讯,发生在俄罗斯官员或亲近普京人士,与特朗普的竞选顾问之间。

根据一名了解联系细节及另外两名知情人士指出,其中一名联络人为乌克兰石油巨头及政坛人士梅德维查克(Viktor Medvedchuk),但此人究竟是与特朗普团队的哪名成员联系尚不清楚,但消息人士称,联系内容主题包括美俄合作。普京是梅德维查克女儿的教父。

不过梅德维查克本人否认与特朗普团队的任何人有过接触,并在电子邮件中表示 “我不认识特朗普亲近幕僚中的任何人,因此不可能有过这种对话”。

消息人士称,在竞选期间的这些通话中,俄罗斯官员强调一种务实、在商言商的作风,并对特朗普团队人士强调,把焦点放在经济面等共同利益上,有争议的议题暂搁一旁,就有可能达成协议。

参与历届选举的资深助选人士指出,竞选期间与外国官员进行某些接触算不上意外,但特朗普幕僚与俄罗斯官员及普京关系人士之间的互动次数之多,已极不寻常。

共和党籍、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表示“和外国官员有这么多通电话是很罕见的,特别是一个我们视之为敌对势力的国家”。


弗林被解职

除梅德维查克和基斯利亚克之外,参与接触的与普京相关的其他人员的身份仍属机密,而在关于这些接触的情报报告中,除弗林以外的其他特朗普顾问的姓名被“掩盖”,因美国公民隐私受法律保护。不过,官员可以要求出于情报目的披露这些姓名。

美国及其盟国的情报和执法机构例行监控俄罗斯官员的通讯和行动。1月时,美国副总统彭斯和其他人否认特朗普竞选团队的代表与俄罗斯官员有过任何接触。白宫稍后证实,基斯利亚克曾与当时还是参议员的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有过两次会面。

基斯利亚克还在今年4月出席过一次活动,特朗普在活动上表示他将寻求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也出席了在华盛顿的那次活动。此外,基斯利亚克7月时在共和党大会的间隙与特朗普的另两位竞选顾问会面。

特朗普在2月开除了弗林,因清楚了解到弗林隐瞒了12月末与基斯利亚克电话谈话的部分内容。弗林提出向国会作证以换取诉讼豁免,但遭到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拒绝。12月末时美国总统大选才过去不久,而奥巴马政府刚刚宣布了针对俄罗斯的新制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