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炒外汇开户 -> 外汇交易信息

返回 新西兰或将现中左翼联合执政,联储恐面临重大改变

新西兰上月大选未有一党取得绝对多数席次,若由中左翼政党合组政府,或将意味着新西兰联储面临重大改变。作为该国央行,新西兰联储曾首开全球联储所采纳的通胀目标机制的先河。
   
工党和绿党联盟若能与新西兰第一党达成结盟协议,由其出面组建政府的机率与执政党国家党相去不远。
   
28年来,新西兰联储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使通胀率保持在一个特定区间内。但工党希望将“就业”也列为联储职责,这也是新西兰第一党的目标,新西兰第一党还想扩大新西兰联储的工作重点,把加强对新西兰元兑其他货币的汇率管理也包括进来。
   
Arthur Grimes表示,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我们拥有超过25年的超级成功的货币政策,且已被全球联储所效仿。他曾在1990年代初期担任该联储首席经济学家,并在2003至2013年担任新西兰联储董事长。他还说,没有经过认真考虑和分析的任何改变都将是“异乎寻常的”。

 

在力抗1980年代最高升至18%的通胀率后,新西兰最早在1989正式赋予联储独立性,并在当年率先提出官方通胀目标。尽管新西兰经济规模在全球仅排名第53,但过去30年其经济实验精神和自由市场态度已为其赢得美名。新西兰设定通胀目标很快就成为全球经济正统惯例。

前美联储官员Ted Truman称:“我认为大家起初对此并没有太认真看待。五、六年后,这才受到较多尊重,且许多人来到新西兰研究他们是怎么做的...我也因此去到那儿。”他16年前曾在新西兰住了一个月,研究瞄准通胀目标。

在新西兰联储率先采纳通胀目标当时担任联储主席的布瑞许(Don Brash)称,这个构想是来自1980年代担任工党政府财长Roger Douglas的一次电视访问。Douglas在访谈中被问及通胀降至10%以下是否满意。

布瑞许告诉路透:“并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物价稳定是比如0-1%,我想那是第一次以数字表达了目标的构想。”新西兰通胀目标起初为0-2%,1996年时扩大目标区间,随后在2002年上移至目前的1-3%。1980年代彻底改革期间,新西兰人均收入下降,但自那之后企稳。过去10年,新西兰就业率持续胜过其他发达国家,而且通胀持续受控。
   
双重目标俱乐部

工党已经表示将坚持上述通胀目标,但也希望将充分就业加入目标,仿效澳洲和美国等国做法。
   
澳洲联储主席洛威支持澳洲采用的更广泛使命范围,涵盖了通胀稳定、充分就业和“经济繁荣”。他最近说:“这意味着我们能慢慢让通胀回到目标水准,我们做好了耐心的准备。”但Grimes认为,历史证明货币政策无法对就业造成持续性影响。这就像是某个竞逐卫生部长人选,主张以抗癌药用于治疗心脏病。

分析师称,上述的改变提议可能导致新西兰联储升息门槛升高,因联储得在维持通胀受控及确保就业增长的需求之间权衡。这种权衡取舍是其他承担双重使命的联储都需要面对的难题。布瑞许称:“我曾和格林斯潘谈过一次,他对我们只有单一使命深感羡慕。他很了解,万一这两个使命在某个时候发生冲突时,那你要优先考虑哪一个?”

格林斯潘没有回复寻求置评的请求。

新加坡式政策

新西兰第一党也支持加大汇市干预,该党党魁彼得斯(Winston Peters)甚至还提议采用一种类似新加坡作法的体系,以汇率目标路径取代官方利率,由联储通过干预来管理汇率波动。凯投宏观澳洲和新西兰首席经济学家Paul Dales称,这将是“彻底改变”新西兰货币政策,不太可能实现。他还称,鉴于新西兰联储受限于“交通信号灯”体系,加大联储干预也不太可能,若有任何变动,“将等同于对联储的政治干预”。新西兰联储是根据“交通信号灯”体系,作为干预指引,
   
不过,工党可能会同意在联储政策目标协议中,除了物价稳定和充分就业以外,还应提及汇率。新西兰联储前官员Michael Reddell称,若他们放进类似这样的东西进去,对新西兰第一党党魁彼得斯而言将会是口头上的胜利。本质上未必会有什么改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