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炒外汇开户 -> 外汇交易信息

返回 伊朗卖石油,陷于被动,自食其果?

周四纽商所原油收报于每桶103.64美元,在石油价格日日见涨之时,伊朗给出的折扣不能不说是相当给力。

印度或成为此中赢家。在亚洲国家日本、韩国、中国纷纷减少从伊朗石油进口量之时,印度非但未有表态,反而加大了从伊朗的进口。根据领先行业咨询机构Petrologistics周四公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第1季度印度从伊朗的直接进口达43.3万桶/日,同比增长23%,远超中国的25.6万桶/日,目前已成为
伊朗石油第一进口大国。但就月进口量看,印度进口伊朗石油量仍是逐步下降。

由于中国企业因同伊朗国家石油就石油款支付条件等存在的分歧,自今年初开始,中国已大幅减少了从伊朗进口石油量。另据商务部转引外媒报道称,美欧对伊朗制裁7月生效后,香港保赔协会将不再承保运载伊朗原油的油轮,此前,承保超过1000艘船的中国大陆保赔协会已表示7月起不提供承保,中国进口伊朗原油的油轮面临无人承保的局面,无论索赔美元及漏油等都面临很多麻烦,这意味着中国从伊朗进口石油的危险性及不确定性增加。

面对伊朗给出的折扣,中国岂能不动心?然而种种困难横亘眼前,且单凭中印等国,尚不能包揽伊朗所产石油,届时,一旦欧盟石油禁运生效,伊朗将不得不被迫减少石油日产量。路透社数据显示,伊朗3月石油日产量降至330万桶,环比下跌5万桶,较2011年末下降约25万桶。在欧佩克成员国增加石油产量、沙特阿拉伯承诺加大供应以及国际能源署有可能释放战略储备等因素的作用下,伊朗“挟石油以令欧美”的做法或许正在逐渐失去原有的效力。

综合来看,“示强”又留有余地,伊朗是在逐步试探西方制裁底线。伊朗石油折扣之举或许短期内不会为伊朗带来收益,但可能让伊朗收获一些政治支持。《洛杉矶时报》称,一手断油一手提新方案,伊朗采取的手段是“胡萝卜加大棒”,意在会谈前减轻外界压力,最终让国际社会承认伊朗的铀浓缩权利。4月14日,伊朗与西方国家将就伊朗核武器问题进行会晤。分析认为,这或许是伊朗“最后的机会”,由于国内政治斗争形势同样不乐观,单在会谈地点上伊朗就变更数次,《纽约时报》认为,这表明伊朗政府内部对核计划走向存在分歧。而这次会谈的结果同样也决定着美国是否能说服一恶劣放弃在今年对伊朗动武的计划。一环扣一环,甚至奥巴马的连任大关也系于本次谈判,难怪奥巴马托土耳其总理捎话伊朗,请伊朗务必“认真谈”。